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1|回复: 19

有一种爱情是这样谈成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7 03: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好在一时无人打搅,我便向天花雨打起了电话(我早已习惯有空就给她打电话,都担心哪天没了她,我可怎么活,何况现在有了重大理由)。她正在那头“哗哗哗”,搓牌呢。
        有屁快放。她说。
        你那么多人,我怎么放。
        那我出来一下。
        好!
        我出来了。是不是要和我谈婚论嫁啊?你就死了那颗心吧!我嫁鸡嫁狗,也不会嫁给你。你听话啊!乖啊!
        真的还是假的?你也太无情了,我可是不远万里……      
        那要是有人从外星来,我岂不更要嫁给他啊?做人要讲点道理,我就一付身子骨,难不成还要同时嫁给几个人,你说是不是呀?
         嘿呀,现在要紧的不是这个,是我那唯一值得你嫁的好东西要被割除了。
         割你头吧?你吃饭没事干,大过年的,就专门恶心老子是吧?她火了。
         不是割大头,是割小头。
         她又哈哈大笑,笑得跟公鸭似的,要是有点像母鸭或者小鸭都好听多了。她笑够了又说:就你那东西早该割了,要不,不知道还会破坏多少处女膜!哈哈哈,呵呵呵,嘿嘿嘿,格格格,嘎嘎嘎……
         嘿呀,别你妈地瞎鸡巴扯啦,我说的是真要割了,怎么办?
         你不是早就想着哪天出书没钱,就卖器官嘛,卖一个器官不够就卖两个,等把所有器官都卖了,你的全集也该出齐了,然后就等着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共寿,多好啊!
        可我这器官是属于你的,我不能自作主张吧?
        属于我也交你全权负责,你就放心地割吧。知道那些公猪长大了为什么都要被劁掉吗?因为公猪只有被劁掉才会六根清净,六根清净才会专心吃食,专心吃食才会长肉,才会长好肉,长精肉、鲜肉、嫩肉。虽然老牙猪杀了也能卖肉,但那肉就跟你的肉一样,不好吃,知道啵?你被劁掉之后,就不用一天到晚四处恋着母猪了,你这一辈子生下的小猪仔恐怕都有一火车了,再这样下去,地球都被你一家占光了。赶紧劁掉,集中精力吃饭喝水撒尿睡觉,睡好了就创作、就炒股,免得屄没操得和尚没做得。你活这么大也该懂点事了,反之你也快死的人了,听话噢!
        嘿呀,求求你,别一天到晚天花乱雨了,要不,我的心神一点不乱的。我是真真真的很为难啊,真真真是……
        蒸你妈头!你没我的时候都和谁商量来着?
        没你的时候我就由着性子乱来嘛,我现在还由着性子不是把你不当人吗?
        嗟嗟,那我还要多谢你把我当人,也该给你拿个主意?这样吧,你要真被劁了,我就给你一个老公的名份。你呢,就等于一个绝世仅存的老太监,给我监门护院,给我擦背、敲背;洗脚、洗屁股,晚上也陪我睡觉。但你要保证,允许我和任何男人做爱。你一边看着我和人家做爱等于看电影,这电影是免费的。有许多文献表明,一个人既有性感觉,却不会冲动胡来,实乃人生至善至纯之境了,绝对有利于写作,更有利于炒股。古代之所以需要太监给那些皇后皇妃洗澡更衣,也就意在此处,皇后感觉兴奋,皇上多得骚情,太监大饱眼福。因此,你也可以给我端茶倒水擦汗善后,可干?要干,你今天劁过,明天就和我结婚!
        你是说,真的没那个,你反倒愿意?
        当然!你不愿意?
        嘿呀,恐怕我这命运还真要一边和你做夫妻,一边看着你和人家做爱等于看电影呢。
        嘿!她忽然警醒道:你不是患了什么严重的性病,那地方都烂了吧?
        要是那样,反倒好说了,可我这命运就是专出那些说了没人相信的怪事。他们都说我是百毒不侵、百代转世的金童。他们要买下我这金童子,还要给我一百万现金。
        那你不是发财发呆了?她又公鸭似地“嘎嘎嘎”大笑起来:回头带点钱给我用一哈子,我现在受你影响,也有点喜欢钱了。哦,我还有了一个好创意,以后就把你脱光了放在浮山顶上,就说你是二百年前的小李子、小安子,因为吃了什么神药,可以活到万万年。你呢,就向各位游客讲述,你是怎样给慈禧太后洗脚洗屁股,慈禧太后那屁股那门户长得如何如何。你只管发挥你那无可比拟的想像力以及口若悬河的语言能力,肯定鬼都相信。啊呀呀,那要赚到多少票子呀,你算得出来吗?我以后就辞职专门为你收票子了,啊呀呀啊呀!……你看,这个创意可好哉?哈哈哈、格格格、呵呵呵、嘿嘿嘿、嘎嘎嘎……
        我看,要是把你脱光了放在浮山顶上——就说你是外星来的婆娘,跟畜牲无异,根本不屑人类羞耻,只管让人摸屁拽毛——保证生意还好些。
  这么说,你还不稀罕,不肯干?
  我想干,可眼下的关健是我那命根子,虽然我不喜欢,但对你很重要。我要留着它奉献给你,人家就把我软禁起来了。说要免费把我变成美女。
        那你还不赶早答应了,这不就是你梦寐以求的,千载难逢的,改变命运的大好契机?你先好好变着,真要变出个大美女,就拿上几本书稿去北京、上海,不愁不能出版,说不定还能获取鲁奖、茅奖,日后获取诺奖的把握也就大了。你不见当代就是美女作家的时代,从中央到地方,每一个作协都准备换上女主席呢。到那时,我就和你结为姐妹,天天晚上和你睡一头,一边同性恋,一边谈文学、谈人生,多美呀?但你要是不肯让我沾光,我也就是为你独自庆祝的命了。
  你就没想变个男人,娶我做老婆?
  你都人妖了,谁还敢要你做老婆?要不把你挂在浮山顶上,就说你是中国第一人妖。让人摸奶五十块,摸屁股一百块。再说,你这人妖确实不是一般的人妖,你是个好人妖,你这人妖又是炒股又是写作,而且不惜千难万阻坚持做人妖,终于赢得人妖两界的敬仰,这是多么的不容易啊!你要是再接再励,每天坚持十八小时,让天下人都来摸上一个遍,不就被摸成世界名妖啦?等到人老珠黄皮枯色燥,再安心写作,不也可以成为冠绝古今世界的人妖作家了?鲁奖、茅奖暂且不提,可能你还不稀罕,那诺贝尔奖评委要是对你磕着头只想请你受奖,你要不受奖,就怕那奖以后都没人要了,你不会不给面子吧?
  嘿呀,跟你讲不清了,我要不就世界名妖再拿个人妖作家奖吧!
        你想通啦?
        通你个头啊?
        怎么又不通了?
        我要和你结婚,你死人啊?
        你没死,你就是心眼死,王八吃枰砣了。
        你要吃枰砣才好呢。我是怕你没我,等于半身不遂,我想救你等于创造八级浮屠!
   啊哟喂,多崇高多伟大啊!你就不想想,和我结婚有什么好?我就跟王小波的老婆一样,不会烧饭,不会洗衣、洗菜、淘米、泡茶。我连地板都懒得拖一下,我连做爱都懒得脱裤子。我的床就跟狗窠似的,还跟毛主席一样摆着半床乱七八糟的书。我每天下班,就等着人家请我吃饭,万一有一天请的人多了,我反倒只能在家吃点水果喝点凉水了。因此,我哪天一发病,说不定就死了,你还得给我安葬,给我磕头,给我烧纸钱,给我放鞭炮,给我哭鼻子,给我披红挂绿,你划得来么?你结婚就是要找个帮手,我不能帮你还要你服侍我,你肯吗?你要不肯或者也不会烧饭洗衣泡茶,我们俩即便抱着金砖,也要活活饿死。那个王小波不就是缺少关照才死的嘛,你是王小波门下最忠诚的走狗,你会不知道?
        我要是跟王小波一样讨得李银河,又一死成名,有福了!
        那我比不上李银河啊,就怕把你搞得一篇文章没写出,还臭名远扬啊。
        我知道你比不上李银河,也比不上王安忆、迟子建、张洁、谌容、残雪,更比不上张爱玲、李清照、乔治桑……可我也比不上王小波,今生有你,也值了!
        那要是你成名了,我又不成名,我还是不干。
        哎呀!我今天没要你干。我都要叫你妈了!你先跟我说说我眼前的遭遇,这医院怎么见个男人就要割卵子?这世上的人,是不是受了玛雅预言的影响,过了这个年,都要疯了?
        你认为世上人都要疯了,就是你要疯了。
        是我要疯了,真要疯了,你先给我说说怎样才能不疯。我的姑奶奶,我哪天见到你,第一要事就是给你舔脚趾头,求你了!
        不准舔我脚趾头,你肯定想得寸进尺……她又装认真了,并且一字一顿:你等一下,我想起来了,可能你说了半个世纪守身如玉,人家就要将你隔离检查。如果你真是金童玉女,那可就值钱了喂!就是说,把你割了煮了吃了,就会吃唐僧肉一样长生不老喂!所以,光割那个还是假的,真的就是要把你从头到脚一块一块一块一块地慢慢地割着腌着煮着炖着吃了,要是炒着炸着吃不经吃。尤其你那命根子,虽说是精华所在,但有人力气大嘴巴大,一口就能把他啃掉,弄不好还引起世界大战。
        这是真还是假的,当今就流行这个?
        你活在盘古还是扁古啊?还搞文学呢!那《西游记》不是白纸黑字记载着吗?当然啦,吃了唐僧或者你的肉,不一定长生不老,但肯定让人身体健康青春常在精神百倍宝刀不老金枪不倒……就像莫言在《生死疲劳》中写的那样,横扫千女如卷席。说着,她疯狂大笑。
        我也不由得大笑起来:不如你想想办法,让我尽快出院,再把我那个割了做见面礼,为你熬汤炖药,肥水不落外人田!
        那我就,寸身言谢,谢天谢地谢君王啦!
        那我就,十口心思,思国思家思父母吧!
        你父母早烂成土了,你咋不思我?
        我这不是把你当至亲了吗?
        没有我,你还真的寸步难行?
        我已经寸步难行了。
        去你妈个八字!故意给我打电话,就说如此下流话。想逼宫是吧,姑奶奶好欺负是吧?什么割呀蒸的。你要割就割、要蒸就蒸,老娘不陪了。说着,“咔嚓”一声。
        我再给她打。打了三遍不通,打了四遍不接,打了五遍就想砸手机了,她就接了,只听她吼道:去你妈的八字!再跟我下流,别人不割,我都把你割了,看你一天到晚,母猪母鸭母鸡乱搞去。
        嘿呀!你这人怎么这么麻烦,这不就是跟你商量正经事吗?
        估计你这一辈子就没法正经了,你就是那穿着裤子的两条腿走路的衣冠禽兽!以后不要跟我打电话了啊,听到了吗?
        嘿呀! 我的妈呀!我的天呀!怎么跟你屁大的事都讲不清楚呢?你是我的克星还是咋的?嘿呀!这怎掰哟?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7 15: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利用两个人打情骂俏来展示人物性格或故事情节,这种小说形式很好,很值得推介。但小说毕竟是一种艺术,它要展示其自身的艺术价值。小说把一男一女粗俗的对话语言通篇贯下来,“一坏到底”,没有一个喜剧的效果,让我至少觉得它不够高雅。个人浅见,仅供参考。
 楼主| 发表于 2017-5-18 00: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彼岸丛林 于 2017-5-18 13:22 编辑
夸父逐月 发表于 2017-5-17 15:03
利用两个人打情骂俏来展示人物性格或故事情节,这种小说形式很好,很值得推介。但小说毕竟是一种艺术,它要 ...

说得是呢,不过,这是长篇中的节选,两个人的品质和性格也是极大区别的,就是在此展示不出来。多谢很到位的点评,也许我能就此一篇也升华些。
发表于 2017-5-18 12: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节选成篇,但仍然是一篇荒诞主义小说。一个电话谈一场爱情,用割除“好东西”为线索,引发一系列有关婚恋情爱话题,展开荒诞的联想和想象,渗透着人文思想,看似没有故事,却流动着思绪、情绪和精神,语言洒脱,弹跳力很强,有一定的可读性。
      但是,不管别的网站怎么评价,我认为这篇小说突出特色不是语言的幽默风趣调侃性,而是主题、情节构建的荒诞性。从文学角度看,这篇小说叙述方式较为独特,很适合网络阅读,但内涵立意不甚了然,遣词造句比较流俗而稍嫌粗陋,像“屄”这种字眼该避讳的没有避讳(我曾经指出过),虽能博人眼球,但损伤了艺术美感。还有就是,点那么多名作家名,没有独创的思想引进,在短篇里就显得有些刻意。
      这只是个人一孔之见,或有偏颇,还望彼岸先生海涵!

点评

支持石霞老师此评!小说通过打电话的形式,全用对话成文,读起来灵动鲜活,确是优点。我记得和王老师真诚交流过,一是我人微言轻,见少识浅,再就是不能确定您这样写就一定“此路不通”,所以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9 08:30
发表于 2017-5-18 12: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鉴于创作的独特性,高亮推荐。
 楼主| 发表于 2017-5-18 13: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5-18 12:21
这是节选成篇,但仍然是一篇荒诞主义小说。一个电话谈一场爱情,用割除“好东西”为线索,引发一系列 ...

遣词造句比较流俗而稍嫌粗陋,像“屄”这种字眼该避讳的没有避讳(我曾经指出过),虽能博人眼球,但损伤了艺术美感————老师说得对,这其实也让我头痛,一直想以英语代替,可男性又没的代替,光代替而读音未变也是一回事,想用别的方法,一时没有,也怕太斯文,现考虑女作家迟子建去年名著《空色林澡屋》也有那字,就一时没动。
 楼主| 发表于 2017-5-18 13: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5-18 12:21
这是节选成篇,但仍然是一篇荒诞主义小说。一个电话谈一场爱情,用割除“好东西”为线索,引发一系列 ...

这篇在别的网站还没发过。引进大名人只是信口开河,还没考虑多一点含义,这一点也许会让我考虑尽量有含义
 楼主| 发表于 2017-5-18 13: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5-18 12:25
鉴于创作的独特性,高亮推荐。

多谢高亮!
发表于 2017-5-18 14: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霞山人 于 2017-5-19 11:42 编辑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7-5-18 13:15
遣词造句比较流俗而稍嫌粗陋,像“屄”这种字眼该避讳的没有避讳(我曾经指出过),虽能博人眼球,但损伤 ...

     写作要走自己的路,可以借鉴别人经验,但不能老学别人笔法。迟子建尽管是个大名家,但她的语言环境不同,语体境况和阅历不同,就像张爱玲说"通往女人心灵的路是阴道",“阴道”这个词用得如此高雅得当,这种用法不是学得来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06: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5-18 14:23
写作要走自己的路,可以借鉴别人经验,但不能老学别人笔法。迟子建尽管是个大名家,但她的语言环境 ...

我喜欢迟子建的文采,但不学她的,张爱玲也不学的,只学现代派。你说张爱玲这话,我倒是第一次听到,很鲜,也很有理,二十岁就这么认为,可所有的人都冠冕堂皇,说是不对。中国人搞文学最大的障碍就在冠冕堂皇,不说真话,而且人家插秧就插秧,人家割稻就割稻,还以为是写作准则,这样是容易发表些,结果也练就了文采,就是难成大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