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3|回复: 2

赶会卖凉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6 16: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牛琼 于 2017-5-16 21:47 编辑

赶会卖凉粉
        每日浑浑噩噩的沉浸在文字游戏中,若不是阿莲发来个水陆院会的现场图片,还真不知道今天是农历四月二十。对于赶会这种活动,我本不是那么的热衷,只是妻子看了图片想要去。不想拂了她的心,我才懒洋洋地动了身。
        水陆院会会场好不热闹,人群川流不息熙熙攘攘,商家货摊从黄花街一直摆到泽州北路。近两公里的红星街路段涌满了潮水般的人流,商家的摊铺从街头连到了街尾。由于临近夏收,水陆院会自古以来就一直是以农资交易为主。每逢此时,人们从四面八方赶进城来,把自己编制的笤帚、簸箕和打制的镰刀、锄头等农具拿到市场上交换。同时也有大量廉价的服装、日用品、鲜花、首饰、小吃等进行售卖。晋城这些年的变化非常大,二十年前还是破破烂烂的地方,如今已成为市里的商业中心。簇拥在人群中,使我浮想联翩:
        二十年前,一向节俭的妻子和我在喜住新房的同时,缠身于房债之中,微博的工资总是日不敷出。愁迷于如何能挣些外快早些偿还债务,成为一种抹不去的心思。
        凉粉,是一种家喻户晓的小吃食品。晋城的凉粉,除了芥末味之外并无其它可取之处。常常感慨晋城凉粉没有长治黄家凉粉好吃,却又在晋城找不到一家好吃又有特色的凉粉。灵光一闪,何不卖凉粉呢?这样既可充填小吃市场的单一匮乏,又可创立自己的品牌,还能挣些钱还账,何乐而不为呢?
        一时兴起,说干就干。妻子风风火火买来所需原料,我也撸起袖子泡粉、打火、坐锅。在锅中放入少许食盐、白矾,待水烧温,把浸泡好的粉糊倒入锅中搅拌。刚开始,搅拌很是轻松,随着温度的上升,白白的粉糊渐渐粘稠起来,并且愈搅愈稠也愈搅愈费劲,不一会儿就两手酸困,浑身冒汗。好在妻子不时替换下,让我少歇。不停的搅拌,直到锅中的粉糊变得清亮通透,才算熬制好。然后,把熬制好的粉糊倒入盆中,等待冷却。
        卖凉粉总得有个招牌,要不人家吃了也不知道哪家好。借来辆平车,在上面订好框架,蒙上崭新透亮的塑料布。接着,找来纸笔,写好“牛家凉粉”四个大字作为招牌,端端正正挂到车上。经过一番精心装饰,我是信心满满——估计回头客应该不少。
        一大早,我推着平车,妻子紧跟在后,一路兴高采烈。打扫场地,占好摊位,黄瓜丝、五香豆、咸盐、芥末、芝麻酱、甜面酱、酱油醋等一一摆好,只等顾客上门。约摸半小时后,会场上的人们陆续陆续多了起来,也逐渐热闹起来。人们不断地经过,凉粉无人问津。时间在等待中流逝,在等待中煎熬。大约十点左右,一位蓬头瘦高,穿着也还算干净的男子坐到凳子上来:
        “来碗凉粉!”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惊扰到了他们,人们的目光齐齐的投射过来,男子的声音也不算是很大。
        妻子手脚非常麻利,不一会儿,满满一碗色香味俱全的凉粉就端到他面前,男子几近于狼吞虎咽。看着其他摊点还没发市,我暗自嘀咕“还是我的凉粉好!”
        这时,其他摊点三三两两坐上了人,我的摊点也坐的满满。我们一阵子的忙碌,但忙中充满了喜悦。
       “快去!头一碗的那个男的没有给钱。”只顾得收钱找零,妻子的一声提醒,我立马追了上去。那位男子昂首阔步,眼看就要淹没在赶会的人流时,被我一把抓住。那男子回过头来,一脸的呆那木然。
        “算哇。那个男子就是一个神经,经常白吃白喝的。”临摊的同行们向我招呼,“你是新出摊的,我们经常见他就不给他吃了。”我只好自认倒霉,一碗一块五毛钱的凉粉,开张就送给了一个神经病人。会场涌满了潮水般的人流,妻子不断地高声叫卖:“凉粉!凉粉!清热下火的凉粉,充饥又解渴的凉粉咯......”。
        “来来来,坐这来,这个小媳妇的凉粉弄的干净。”一位头顶手帕的农村老大妈招呼过同伴,妻子和我又是一阵的忙碌。卖凉粉这一行当,时而无人问津让人心急上火,时而结队成群令人应接不暇。看着其他卖凉粉摊点,慵懒得如若和尚坐定一般,一盆还没卖完。还好,我的两盆“牛家凉粉”,不到半下午已是卖得干干净净,心头难免沾沾自喜。
        开拔回家,仔细清点:一盆凉粉能卖二十到二十一、二碗,每碗一块五毛钱,每天两盆毛收入怎么也有六十元,跑去成本和午饭钱,赚三十多元没有一点问题。算算当天卖完时间尚早,于是,我开始做起了三盆凉粉的买卖,水陆院会的日子里可以说是收获颇丰。可是,接下来的日子却是难熬。
        我不会叫卖,只是在街上憨等顾客上门,天气太热了少有人品尝,天气太凉了更是无人问津。妻子除了上班,就是陪着我卖凉粉,每天起早贪黑的,做凉粉的盆数也不得不逐渐下减,从三盆到两盆,两盆到一盆,有时一盆凉粉还得自产自销,吃的多了就感觉到腻歪,最后只好直接收摊作罢。
        不是自夸,想我“牛家凉粉”堪比长治“黄家凉粉”,没成想到竟然在晋城这块风水宝地上不服水土!仔细想来:凉粉,毕竟也只是个凉粉!
        水陆院会至今绵延不断,至于从何时兴起我不知道,或许也无需知道。会场上依旧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凉粉、炒凉粉的叫卖不绝于耳。会场上没有了“牛家凉粉”,留下的只是一些在水陆院会的时日里,那种卖凉粉的过程充填的回味,仿佛一位故人,在我的耳际不断地叨叨诉说着......


                                                     ——2017.5.15  牛琼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6 21: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都不容易,03,04年我天天赶集卖茶叶,感同身受。
发表于 2017-5-19 22: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你的品牌效应没有打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