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4|回复: 14

天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0 08:4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尚志 于 2017-5-22 10:12 编辑

                                                                           天      火
                        

       后庄老李家娶亲的队伍进村时,太阳刚落山,陕北人讲究“麻媳妇”,这个时候新人下马正好。撵在鸣奏“得胜回营”的吹鼓手后面,全村男女老少一起向老李家涌去。
       新人下马,三吹三打。正当主持婚礼的刘老九准备念最后一项议程,抱花瓶入洞房时,不知硷畔上谁喊了一句,不好了,李旺财家畔着火了……
       快跑,救火当紧!男人跑开了,婆姨女子也跑开了,一些碎脑子娃娃被挤倒在地,哇哇大哭。
       众人跑到李旺财大门前,那火烧得正紧。一火龙直扑半空,火舌舔卷着柴垛,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恍若白昼。
        “咋办?咋办呀么?”李旺财瞅着大火急得是上窜下跳,他老婆杜彩莲已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抓天挠地地哭喊。
        “都站着看西洋景?还不水洒土灭火呀!”闻讯赶来的村支书王忠大声呼喊。一语惊醒梦中人,庄前院后的这才找铁锨扬土的,端盆提桶洒水的忙成一团糟。
       李旺财脑畔上面是他家打粮食的场院,上面垛着荞麦、糜子几垛柴草,前后相邻的又都是各个农户的场院,这火不能扑灭后果不堪设想。村支书王忠在下面声嘶力竭的指挥,众人在上面手忙脚乱的忙活……
       众人拾柴火焰高,众人灭火也不难。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奋战,张三的裤边着火了,李四的眉毛被火燎了,一场无情大火终于被扑灭了。检查灾情结果是,李旺财家垛柴草全被烧光,还烧死了园子里的两棵杏树。住在李旺财后面的张有贵家只烧了一小垛玉米杆,住在李旺财前面的张有富家并无大碍。
       大火已灭,众人各回各家。李旺财灰头土脸,他婆姨杜彩莲更是嚎天哭地,支书王忠只好回到李旺财家简单安抚了几句并答应第二天对这次意外火灾展开全面调查,保证给受害者一个满意答复。
       第二早上,王忠刚端起饭碗,杜彩莲来了,人还在院子里,她那大嗓门已传进家里,“王支书,你看这事你管不管?如果不管我现在就去乡政府,我们可不能就那样叫火给白烧了。”“回来说,回来说,我咋能不管呢?等我吃完饭就去调查。”提起杜彩莲这个外号“盖半庄”的女人,王忠还真有些头疼。
       吃过早饭,王忠找来小队长张有龙等几个人组成了临时的“专案组”,他们要挨个排查看谁有做案嫌疑。张有龙却不同意老支书的意见,他认为挨个排查太麻烦,应该先从与李家有过节的查起。都是庄前院后的老邻居,村子本来不大,谁和谁吵过嘴嚷过仗大家都清楚。最后王忠也同意了张有龙的建议。
       说起过节,和李家有过节的要先数张有贵一家那是前年的事当时石油刚进村,钻采公司勘探科选中张有贵的一块地,准备推井场,谁料想面积不够,要占紧挨着的李旺财家一小块。就因为这井场赔偿款两家是又吵又嚷又动手,仇大到不可开交并言称老死不相往来,直到现在两家人见面都不说话,“盖半庄”杜彩莲更是见面就比猪骂狗的开始了。“对,张有贵嫌疑最大王忠说。很快他的说法被同在“专案组”的村会计李占财否定了,因为当天后庄娶媳妇张有贵两口子一直在帮忙,听到起火才回家的,这点很多人可以证明。
       “下来该是你兄弟王成了,呵呵!”张有龙笑着对王忠说。王忠搔了搔早已谢顶的脑门,苦笑着对张有龙回了一句,“我兄弟一家早被欺负的进城打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说起王成一家,和李旺财他们真有过节,准确地说是和杜彩莲有过节。事情竟然是因为村里人的一句玩笑话引起的。有一次村里人在村口的“闲话中心”胡谝,正好看见王成的小儿子小虎走过来,不知是哪个好事者突然来了一句,“你们看小虎和李旺财长得多像。”,此话一出,你也说像,他也说像,都在那里起哄。谁也没想到这句玩笑竟然传到“盖半庄”耳朵,这下可捅了马蜂窝。这个不让人的女人当时就去了王成家,什么难听骂什么,说是王成婆姨郭小兰把他男人夹上了,说人家就是个破鞋,说王成是个鬼脑,还说人家儿子小虎是野种……纯属无事生非。老实本分的王成老两口子是说又说不过,骂也骂不过,咽不下冤枉气的王成无奈报了警,警察来了调查了解,狠狠地批评了一通“盖半庄”。就此,两家人结了怨,“盖半庄”是时时事事想欺负一下王成一家人。郭小兰的哥哥在县城包些小工程,知道情况后把妹夫一家人招呼到县城打工,明事理的王成也同意了,他说自己惹不起可以躲得起。
       挨个排查,王忠发现这个“盖半庄”竟然和全村百分之七十的人家吵过嘴。羊啃了几棵葱,鸡啄了几粒食,她都能翻先人倒祖宗把人家骂个三天六夜九后晌。
       挨家过又挨家被否定,事遇凑巧老李家娶媳妇,众人都能给证明没有做案时间。这可把王忠这个当了近三十年村支书,处理过无数矛盾纠纷的大能人给难住了。
       该咋办?王忠最后和几个人商量,决定开个“整顿村风,构建和谐新农村”的村民大会,把这次纵火案放在大会上提出来,听听众人的意见。
       会议如期召开,村支书王忠向大家宣读了新的《村规民约》,又号召每位村民认真领会,争做五好村民,大家齐心协力共建和谐新农村。会议最后提到李家失火案,想听听每村民的意见,一时间全体村民是众说纷纭,每个人都可以找出几个证人来证明这次大火不是自己所为。七嘴八舌没有定论,不知是谁竟然冒出一句,“谁也没放火那就是天火”还有人说,“咱农村人讲迷信,不就赌咒。”李旺财黑着脸一声不吭,“盖半庄”又开始胡嚼乱骂,说什么“贼汉赌咒驴放屁”,谁信呢?会议就这样闹哄哄地无果而终
        办法想尽,王忠也无计可施,他来到李家把前后情况都如实说了,最后他告诉李旺财可以找乡政府或者去派出所报案。李旺财还是一句话也不说,黑着脸坐在炕边抽烟。“盖半庄”这次态度有了改变,她说,“好王支书了,事情已经发生,不管是谁放火也不追究了,你看能不能凭着你的面子在乡上给我们弄点民政救灾啥的,毕竟是遭灾了嘛。”这合情不合理的话从这个逞强惯了的女人嘴里说出来让王忠很是吃惊,想到人家求到自己,况且也是轻重不等遭了灾,他还是满口答应下来。
        王忠还是个好村官,没过几天他就为李家失火的事上下跑开了。找书记、乡长,找民政站长,王忠把李家失火的事详细做了汇报并竭力争取看能不能给予一定的救助。好事多磨,终于乡政府答应给予一定的民政救助,但要王忠回去让李旺财家写个申请,写清具体损失。
        兴冲冲的王忠没顾上在乡上吃一口饭,骑着摩托车就往回赶。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急性子的王忠为了早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李旺财两口子,他撂下饭碗又向李家走去。
        推开虚掩的大门,王忠听见屋子里两个人在低声争吵,“犟种,你这才是引火烧自身,唉。”这是李旺财的声音。“原想害人反倒害己,我说南风你就说北风,要不烧的可是他家呀,你能干个啥嘛?”这是“盖半庄”的声音……
         退出大门,王忠心里这才全明白了。还想要救助?哼!王忠用鼻子哼了一声,怒冲冲向自己家走回。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0 08: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指点!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0 13: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挺有生活味的一篇作品。里面部分地方标点需要修改,请予以改正。
发表于 2017-5-10 14: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后庄老李家娶亲的队伍进村时,太阳刚落山,陕北人讲究“麻媳妇”,这个时候新人下马正好。撵在鸣奏着“得胜回营”的吹鼓手后面,全村男女老少一起向老李家涌去。
       新人下马,三吹三打。正当主持婚礼的刘老九准备念最后一项议程,抱花瓶入洞房时,不知硷畔上谁喊了一句,不好了,李旺财家垴畔着火了……
    这里切入着火,众人去救,和后面是否矛盾?或者这里就不要引入这个,直接开头。
       推开虚掩的大门,王忠听见屋子里两个人在低声争吵,“犟种,你这才是引火烧自身,唉。”这是李旺财的声音。“我说南风你就说北风,你能干个啥嘛?”这是“盖半庄”的声音……
   这个结尾我感觉不是很好,尚志弟斟酌修改。

点评

谢谢谭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0 14:09
 楼主| 发表于 2017-5-10 14:0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指点,我再修改!
 楼主| 发表于 2017-5-10 14: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臂猿猴 发表于 2017-5-10 14:00
后庄老李家娶亲的队伍进村时,太阳刚落山,陕北人讲究“麻媳妇”,这个时候新人下马正好。撵在 ...

谢谢谭哥!
发表于 2017-5-10 22: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臂猿猴 发表于 2017-5-10 14:00
后庄老李家娶亲的队伍进村时,太阳刚落山,陕北人讲究“麻媳妇”,这个时候新人下马正好。撵在 ...

      非常赞成通臂兄弟的看法,文字和标点还需检查校正,结尾“不是很好”,是因为解开了包袱但内里比较模糊,“南风”、“北风”并没道出引火烧身自食其果的事实,盖半庄和李旺财这两个人物也就形象模糊……
      很显然,这场“天火”是李旺财、盖半庄夫妇为了捞取救济自家引发的,从而牵涉到几个与之有“过节”的相邻,表现了盖半庄卑微、卑劣的人生心态和胡搅蛮缠的生活状态,同时衬托了村支书王忠热心为村民办事的可亲形象,揭示了现代乡村人的生存与生活状况,较有现实意义。文笔朴实,语言流畅,颇具地方特色,乡土气息浓郁。高亮推荐,请大家赏读。
      略感不足的是,情节描写不够集中,人物塑造缺乏中心和重点。此乃一孔之见,仅供参考,或有走眼,还望尚志先生见恕!

      
发表于 2017-5-10 22: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赞成通臂兄弟的看法,文字和标点还需检查校正,结尾“不是很好”,是因为解开了包袱但内里比较模糊,“南风”、“北风”并没道出引火烧身自食其果的事实,盖半庄和李旺财这两个人物也就形象模糊……
       很显然,这场“天火”是李旺财、盖半庄夫妇为了捞取救济自家引发的,从而牵涉到几个与之有“过节”的相邻,表现了盖半庄卑微、卑劣的人生心态和胡搅蛮缠的生活状态,同时衬托了村支书王忠热心为村民办事的可亲形象,揭示了现代乡村人的生存与生活状况,较有现实意义。文笔朴实,语言流畅,颇具地方特色,乡土气息浓郁。高亮推荐,请大家赏读。
       略感不足的是,情节描写不够集中,人物塑造缺乏中心和重点。此乃一孔之见,仅供参考,或有走眼,还望尚志先生见恕!

      
 楼主| 发表于 2017-5-10 22: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原意是盖半庄准备放风烧仇家李有贵的柴垛解气,因没辨清风向致风把火刮向自家柴垛,所以才有最后对话中南风北风之争!可能是我没表述清楚,再斟酌修!谢谢各位老师!
发表于 2017-5-11 11:4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通篇感觉是在立意上不太明确,作为文学作品,应该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解决了立意的问题,在谋篇构局上就会得心应手。尚志弟斟酌。

点评

谢谭哥,再斟酌修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1 12:0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